首页 > 平安创建 > 正文

揭秘达赖勾结美国邪教内幕 曝桃色新闻(图)
2016-03-11 11:36:40   来源:凯风网   责任编辑:   

  核心提示:2015年12月22日,美国邪教“耐克塞姆公司”前顾问弗兰克·帕拉图(Frank Parlato)在《尼亚加拉瀑布记者报》刊登《拉尼尔和布朗夫曼姐妹试图收买达赖喇嘛》。作者以当事人和见证人的身份,曝光了耐克塞姆邪教收买达赖喇嘛集团的过程。主要内容有:

  1、达赖为美国邪教站台捞钱100万到200万美元。美国邪教“耐克塞姆公司”为了改善形象,极力物色公众代言人,他们看中了达赖喇嘛。经过多轮谈判,达赖接受了耐克塞姆邪教教主拉尼尔及高层布朗夫曼姐妹的“邀请”。2009年5月6日,达赖喇嘛来到美国奥尔巴尼皇宫剧院演讲,“耐克塞姆”高管萨拉和克莱尔与他一起坐在主席台上。达赖喇嘛还向“耐克塞姆”邪教头目献了哈达。达赖喇嘛在演讲中吹捧邪教“耐克塞姆”,称“他们是在进行某种关于道德的运动……当我与她们在达兰萨拉进行私人会面时,开诚布公地对她们说:‘目前你们为提升道德而进行的这种工作我完全支持。”据报道,达赖此行获得了邪教100万到200万美元的捐赠。

  2、达赖特使丹增东登喇嘛被女色和金钱俘虏。该文还披露,达赖喇嘛的特使丹增东登喇嘛与耐克塞姆邪教女高层萨拉?布朗夫曼在热水浴池里接吻并深情相拥,共享鱼水之欢。萨拉?布朗夫曼还在奥尔巴尼市为情人丹增东登喇嘛购买了一栋美丽的房子。

  3、达赖喇嘛接受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捐赠120万美元。媒体报道称,达赖喇嘛曾经收受日本奥姆真理教的创始人麻原彰晃捐赠120万美元。 

 

    以下为弗兰克·帕拉图文章全文:

 

\

达赖为耐克塞姆邪教主基斯?拉尼尔披戴哈达(原文图片)

  在担任邪教头目基斯?拉尼尔(Keith Raniere)及其赞助人克莱尔?布朗夫曼(Clare Bronfman)和萨拉?布朗夫曼(Sara Bronfman)(美国亿万富翁布朗夫曼、施格兰酒业的女继承人——译注)两姐妹的新闻顾问期间,我的任务是提升拉尼尔及其耐克塞姆(NXIVM)公司的公众形象。

  从官方说法上看,耐克塞姆公司在奥尔巴尼、墨西哥市、洛杉矶等地举办的是“人类潜能与伦理”研讨会,然而一些心理健康专家对该公司的培训项目大加鞭挞,并将它视为“思想改造”,即俗称的“洗脑”。

  我的职责包括获得正面报道,撰写故事,把耐克塞姆从邪教形象“扭转”成提供“全面个人专业辅导项目”的企业形象。我也成功地做到了这些,身陷负面新闻的拉尼尔得到了难得的喘息机会,而在此之前以及在我离开该公司之后,他都没能享受过。

  那是在2007年,当时媒体还不知道拉尼尔已经把布朗夫曼姐妹的遗产挥霍掉了1亿美元,用于众多虚假商品投资、一笔不正当房产交易以及支付律师费起诉他的敌人们;媒体也不知道,拉尼尔白天睡觉,晚上却拥有一个“后宫”,女信徒们纷纷献上她们的爱心、思想和肉体。

\

    达赖喇嘛同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过从甚密(原文图片)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对这些事情几乎一无所知。或者说,这个邪教正在迅速敛集巨额财富,而貌似其中大部分并没有入账。

  我在任期间,一切都发展顺利。奥尔巴尼的周报《地下铁》(Metroland)首次发表了对拉尼尔有利的短评。印象中,《时代联盟》(Times Union,长期揭露耐克塞姆公司的邪教特征,系耐克塞姆公司宿敌——译注)也是第一次在报道耐克塞姆时没有使用“邪教”一词。我撰写新闻稿和公告,得到登载和播报;我替耐克塞姆的人安排专访,消除他们的神秘化,让他们显得人性化。

  看中了达赖喇嘛

  拉尼尔在媒体报道中的形象略微改善,这激励他寻求商业运作中的常用手法——找名人代言。以前他用过已故演员艾伯特?埃迪(Eddie Albert),还曾找过戈尔迪?霍恩(Goldie Hawn)——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他想要找一个“更有权势”的代言人。

  教皇当然毫无可能。而无论布朗夫曼姐妹愿意出多少钱,葛培理牧师(Rev. Billy Graham,美国宗教界著名人士——译注)也不像是会做拉尼尔公众代言的人。

  一天,一位拉尼尔核心层成员兴致勃勃地给我打来电话。

  “如果我们让达赖喇嘛来奥尔巴尼,宣布基斯的教义是世界问题的解决之道,你觉得怎么样?”她问。

  我问她:“达赖喇嘛认识基斯?”

  “不认识。不过萨拉和卡莱尔准备向达赖喇嘛捐资100万。一个和尚现在在奥尔巴尼,他是达赖喇嘛的助手,萨拉正带着他到处转悠。达赖喇嘛是一位世界级的精神领袖,如果他来奥尔巴尼并支持基斯,那么媒体们就不会再说我们是邪教了,我们这是先人一步。”

  我相信布朗夫曼姐妹能够促使达赖喇嘛提供这些服务。达赖喇嘛不但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也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头目,他带领的流亡政府总部设在印度达兰萨拉。

  达赖喇嘛的个人财富和他的流亡政府的财政状况鲜为人知,不过他们发布的2002至2003年度预算是2200万美元。流亡政府不可能强行向人征税,那么达赖喇嘛只能依靠捐款。

  我向拉尼尔建议,虽然我有信心100万美元会引诱到达赖喇嘛,但我怀疑这在新闻界是否会对我们有利。媒体再也没有找我征询意见,之后很快我发现并揭露了拉尼尔挥霍掉布朗夫曼姐妹1亿美元的真相,并因此被解雇。

  基斯·拉尼尔绝顶精明

  基斯?拉尼尔的网上简介称,他身兼“科学家、数学家、哲学家、企业家、教育家、发明家和作家”,11岁时就是柔道冠军。

  他自称自学钢琴,12岁时就达到了演奏级水平;13岁时,他已经成为一个专业电脑程序员。在纽约特洛伊的伦斯勒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第一学期,他已经开始学习博士级数学课程。他声称毕业时获得了伦斯勒理工学院第一个三学士学位,包括数学、生物学和物理学。

  其实拉尼尔在1989年吉尼斯世界记录的智商最高这类记录中榜上有名。他声称,每4.25亿人中仅有一人具备他这样的估算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就意味着在全世界70亿人口中,只有不到20人堪与其匹敌。

  达赖喇嘛同样不同凡响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其自传中称,他生活在藏区东北部一个小村庄,两岁时被遴选为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的转世灵童。达赖喇嘛被认为是藏区守护神——千手观音的化身。

  达赖喇嘛在6岁时开始了他的寺院教育。他主修逻辑、藏族艺术文化、梵文、医学和佛教哲学:包括智慧的完美、哲学的中庸之道、寺院戒律教规、形而上学、逻辑和认识论。23岁时,他被授予一个相当于佛教哲学博士的学位。

  1950年中国挺进西藏后,他被推举全权掌管西藏。他的统治是短暂的。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被平息后,达赖喇嘛逃亡到印度北部的达兰萨拉,建立了西藏“中央政府”,并制定“西藏流亡政府宪法大纲”。

  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多年的支持下,他后来在美国国会和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发表演讲。1989年,因其“为西藏解放而进行的非暴力抗争”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自那时起,他为藏人修建了寺院和学校,在60多个国家进行过演讲,获得了150多个奖项、荣誉学位和奖杯等,撰写或合作撰写了100多部书。

  期间,达赖喇嘛会见过教皇保罗六世、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以色列大拉比、坎特伯雷大主教罗伯特?伦西博士(RobertRuncie)、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会长戈登?B?辛克利(Gordon B. Hinckley)。

  现在,他将会见基斯?拉尼尔——一位天才兼耐克塞姆公司创始人。

  筹备工作

  布朗夫曼姐妹为组织这次即将到来的访问筹备了一年多时间。特别是萨拉,与达赖喇嘛的特使、尊者丹增东登喇嘛(Tenzin Dhonden,“达赖喇嘛之友”创办人,系达赖之心腹——译注)并肩工作。尊者这一头衔,是给那些终生坚守独身和清贫佛门诫规的和尚的。他们两人在爱达荷州会面,萨拉告诉丹增喇嘛,达赖会发现耐克塞姆的方法很有用。

  丹增接下来到奥尔巴尼拜访了萨拉,并和其他耐克塞姆公司成员会了面。尽管看到过耐克塞姆是邪教的说法,丹增仍说:“我有自己的头脑和能力去了解人、感知人。对于这点,不在话下。”

  在丹增喇嘛的安排下,萨拉、克莱尔和耐克塞姆总裁南希?赛奥兹曼(Nancy Salzman)在印度得到了达赖喇嘛的接见,她们表达了邀请达赖与拉尼尔会面的意愿。当然,她们提出会与布朗夫曼家族身份相配的方式,向达赖喇嘛及其伟大事业捐笔巨款。

  达赖喇嘛同意了

  回到奥尔巴尼后,兴奋的克莱尔告诉奥尔巴尼《时代联盟》说,她预见,“让达赖尊者同基斯见面,相信我们的方法会使达赖尊者认为这对人类是有益的。”

  尊者丹增东登喇嘛也认可这一观点,并宣布说:“凭着基斯?拉尼尔所开创的伦理方法,以及达赖喇嘛阁下的出席、智慧和开示,我们就拥有了改变当今社会的基本元素。”

  菩提树叶开始堕落

\

    同耐克塞姆邪教女高层萨拉?布朗夫曼传出桃色新闻的达赖心腹丹增东登(原文图片)

  在拉尼尔充斥着性爱的邪教里,尊者丹增东登喇嘛没过多久就被拉尼尔的伦理方法转化了。一天晚上,萨拉母亲的朋友意外造访,发现萨拉和丹增喇嘛正在热水浴池里接吻并深情相拥,用耐克塞姆核心成员克里斯汀?基夫(Kristin Keeffe)后来的话说——“爱抚”。

  另一位女性核心成员芭芭拉?邦奇(Barbara Bouchey)说:“不,他们没有做爱,他们只是在热水浴池里搂着脖子亲嘴罢了。”

  从坚守独身的和尚到和与女继承人共浴鱼水之欢,丹增喇嘛日益火热的风流韵事正在打破他的诫规。

  达赖喇嘛曾经教导,性带来的仅是一时的满足,日后苦恼不断,而贞洁能够提供“更独立、更自由”的美好生活。

  从热水浴池到卧室不过几步距离。邦奇说:“他们两个一块从卧室出来,我在她家就见过好几次。”

  基夫也说:“我看过他从卧室出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拉尼尔也心知肚明,整个核心层都知道。拉尼尔曾经在提到丹增喇嘛时候,当着其他人面问萨拉说:“你丈夫还好吗?”

  萨拉?布朗夫曼在奥尔巴尼市郊的“半月”地区,为她的喇嘛情人购买了一栋美丽的房子,帮助他打破了佛门第二个诫规——清贫。

  新闻界掀起轩然大波

  在萨拉和喇嘛情人如胶似漆之时,她的姐妹克莱尔对媒体宣布,达赖喇嘛将在奥尔巴尼进行为期四天的谈话和会面。盛会定在2009年4月19日(星期日),达赖喇嘛尊者将在奥尔巴尼时代联盟中心做一个关于慈悲和伦理道德的公开演说。讲座由克莱尔、萨拉、尼尔下属组织世界伦理基金财团赞助。票价定为“52美元、82美元和112美元”不等,时代中心最多可容纳17500人,这将给达赖喇嘛带来100万美元的收入。

  与这些欢天喜地的信息相反,达赖喇嘛亲自与“类似邪教的”耐克塞姆交往,这在奥尔巴尼新闻界掀起轩然大波。新闻界认为,达赖喇嘛这位在美国各地名牌大学频频露面的尊贵演讲者,并没有获得奥尔巴尼地区任何学校的正式邀请。

  奥尔巴尼《时代联盟》报道说,尽管这位宗教领袖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颇具声望,但没有学校愿意将自己的名字在一个与拉尼尔有关的活动中作为正式主持者出现。斯基德莫尔学院(Skidmore College)和拉尼尔的母校伦斯勒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均拒绝为这次活动作东。

  伦斯勒理工学院的发言人解释说:“虽然我们对达赖喇嘛和他的教诲怀有至高敬意,但基于各种考虑我们不接受主办此次活动的邀请。”

  奥尔巴尼大学同意出租场地,但条件苛刻。大学发展部副总裁法丁?萨耐(Fardin Sanai)说:“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允许耐克塞姆成为我们与达赖喇嘛关系的一部分。我们的学生,以及学校的广告或招生与耐克塞姆及其组织绝无任何关联。”

  《时代联合》、《奥尔巴尼学生报》(the Albany Student Press)、《每日通讯报》(The Daily Gazette)、《地下铁》均表达了人们对达赖喇嘛和布朗夫曼-拉尼尔邪教这个组合的惊讶。

  丹尼尔?韦夫(Daniel Weaver)在《斯克内克塔迪通讯报》(Schenectady Gazette)撰文说:“过去20年基斯?拉尼尔始终身陷争议之中,一直是诉讼和调查的对象。他发起了无数诉讼,其中许多很无聊。他还骚扰他人……他实在不是一个人道主义、和平和道德的典范。他邀请达赖喇嘛演说的动机令人怀疑……拉尼尔没有利用慈悲道德的方法和方案解决过问题。基斯?拉尼尔给首府地区带来了很多东西,唯独没有和平……2003年,基斯?拉尼尔拉拢演员戈尔迪?霍恩演说曾成耐克塞姆的年度要闻。霍恩了解了围绕拉尼尔的争议后……她没有露面。如果连戈尔迪?霍恩都不出席基斯?拉尼尔赞助的活动,那么可以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达赖喇嘛取消活动是不出所料的。”

  同戈尔迪一样,达赖喇嘛也取消出席活动

  随着负面报道的接连出现,达赖喇嘛取消了活动出席。与达赖喇嘛代表交谈过的《时代联盟》出版人乔治?赫斯特(George Hearst)说:“(他们)完全没必要让达赖尊者承担这种风险。”

  这简直是耐克塞姆的一场公关噩梦。如果达赖喇嘛不出席,那无疑是说耐克塞姆是一个邪教。拉尼尔指示他的首席助手南希?赛奥兹曼带上萨拉和克莱尔冲到印度去见达赖喇嘛,当然,一同前去的还有她们的支票簿。

  这些人和支票簿是有说服力的

  虽然达赖不会同意对奥尔巴尼开展四天之旅,但是他确实同意在奥尔巴尼的某晚举行一个单独的讲座,完成一次待一晚的24小时访问,反正他正好要去美国赶赴一场哈佛大学发出的邀约。

  就在达赖喇嘛重新安排出现在奥尔巴尼的前两天,达赖喇嘛信托基金在纽约州注册了。我在耐克塞姆的可靠信源告诉我,布朗夫曼姐妹为达赖喇嘛捐赠(或担保)了100万美元。

  达赖喇嘛他竟然来……了

  原本兴高采烈地宣布达赖喇嘛取消此次访问的媒体,现在又报道他重新调整了访问日程,并提到达赖喇嘛的活动将从有17500座的奥尔巴尼时代联盟中心搬到更小的、只有2800座的奥尔巴尼皇宫剧院。票价降到55到85美元一张,这意味着一共收入不到25万美元。

  批评人士把枪口转向达赖喇嘛。大家普遍认为,是布朗夫曼的金钱让他改变了主意。有人指出,达赖喇嘛曾经收受过一个被认为是邪教的领袖的礼物,这人就是麻原彰晃——奥姆真理教的创始人。这个日本邪教是1995年发生在东京地铁的毒气事件的始作俑者, 造成6000人受伤,13人死亡。报道称在他大开杀戒前曾向达赖喇嘛捐赠120万美元。

\

    达赖同耐克塞姆高层克莱尔、萨拉等人在一起(原文图片)

  当达赖喇嘛的美洲代表洛桑年扎(Lobsang Nyandak,达赖集团负责“外交”的噶伦——译注)被问及达赖喇嘛到访奥尔巴尼是否受布朗夫曼姐妹的钱财驱使时,他的回答模棱两可。一开始,他告诉《时代联盟》说达赖喇嘛不会为他此行收受钱财。然而,当被要求澄清时,他却说,无论收到多少钱,都是“用于慈善或其他目的,一切听从尊者指示”。

  达赖喇嘛抵达奥尔巴尼并为此辩解

  5月6日,达赖喇嘛来到奥尔巴尼皇宫剧院,对大约2600人发表演讲。萨拉和克莱尔和他一起坐在台上。

  在谈话开始之前,达赖喇嘛给萨拉和克莱尔戴上了称做“哈达”的白色丝绸围巾,这在藏族文化中象征着纯洁。

  达赖喇嘛盘腿坐在一个大号椅子,发表了一个半小时关于慈悲的演讲。到了提问环节,有人就他这次访问的取消和改期之事进行提问。

  “一开始我收到了一个邀请,原则上我接受了,”达赖喇嘛说,“因为存在某些争议和指控,于是我们进行深入调查。最后这个组织的老师(赛奥兹曼)和一些朋友(布朗夫曼姐妹)到达兰萨拉来见我。我(同他们)进行了探讨,我观察到,基本上,他们是在进行某种关于道德的运动……当我与她们在达兰萨拉进行私人会面时,开诚布公地对她们说:‘目前你们为提升道德而进行的这种工作我完全支持……但是同时……如果你们做错了什么,你们必须要接受,你们必须要承认、改变、改正。如果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那就要遵循诚实、公正、公开、透明的原则澄清所有的指控,。’”

  达赖喇嘛讲的滴水不露,沉着镇定,他还要求记者进行彻底调查——要有大象那样的长鼻子,无论从前方还是后面都能够闻到真理。

  在活动的最后,达赖喇嘛招呼坐在观众中的拉尼尔上台,并将哈达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布朗夫曼姐妹得到的教训

\

  布朗夫曼姐妹(克莱尔和萨拉)

  当天活动结束后,萨拉在她的博客中写道:“当我们站在雨中向达赖喇嘛告别,他触碰了我们每个人的脸颊,一边说着‘谢谢’和‘再见’,一边把他的脸与我们的脸相贴。泪水止不住地顺着我们的脸庞淌下……他的造访是我们争取而来的特殊荣誉……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铺满了荆棘,让我们的内心迅速成长。媒体收了很多钱,企图诋毁我们的公司,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人或物,写了大量文章污蔑这次访问。我们曾天真的以为大家会为他的来访而激动不已,我们的社区会为这个重要的时刻抛置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团结起来。我们错了。他的访问充斥着恐惧和冷嘲热讽,我们当地的媒体急不可耐地要摧毁我们的荣耀,快的我们都还来不及建立。”

  “负面文章的报道和本地势力强大的知名人士声称他们不支持他(达赖)这次受邀之访,经过此番狂轰滥炸,尊者推迟访问,直到真相水落石出。”

  “最后,真相占据了上风,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失去了观众、钱和真诚。但不管怎样,我期待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领袖能重建人性……这位领袖拥有强大的自我感知力,无须寻求外部安全感,他的标准只有真理……对我们、对本地区,对人类来说,这是一次胜利。我为能成为这次伟大成就的一部分而感到骄傲。”

  克莱尔在她的博客中写道:“媒体是怎么描述我们的?经过我和几个好友在奥尔巴尼的不断努力,他的访问和留言尤为感人。他的到访带来了某种矛盾:媒体将耐克塞姆、基斯、萨拉和我打上邪教的标签,而一个世界领袖在彻底调查之后展现出了对我们的支持。”据报道,达赖获得了100万到200万美元的捐赠。

  达赖喇嘛访问之后,拉尼尔和布朗夫曼姐妹开始痴迷于找明星代言来获取荣誉。之后我被解雇,拉尼尔动用了布朗夫曼姐妹数百万美元对我进行攻击,有关他们的负面报道越来越多。

  不正当房产交易和虚假商品投资损失总计1亿美元被曝光后,达赖喇嘛的演讲“相形见拙”。自此,对耐克塞姆的负面报道更是蜂拥而至。

  关于耐克塞姆公司的背景知识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https://en.wikipedia.org/wiki/NXIVM),耐克塞姆公司系一家传销公司(multi-level marketing company),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州奥尔巴尼县,1998年由基思·拉尼尔创建,经营方向是通过“高级经理成功项目”(Executive Success Programs,简称ESP)向顾客提供所谓的个人和职业发展培训,其学员尊称拉尼尔及其合伙人南希·赛奥兹曼(Nancy Salzman)是“先知”(Vanguard)和“班长”(Perfect)。不过,据《福布斯》等著名媒体揭露,早在1993年,基思·拉尼尔就曾创办过一个名为Consumers Buyline的金字塔形传销公司,为此被美国23个州立案调查,最后他与纽约州达成和解协议,赔偿了事。

  主流媒体指称耐克塞姆公司具有邪教特征。根据互联网媒体报道,多年来,美国媒体《时代联盟》报对耐克塞姆公司进行了持续揭露,双方水火不容。除了《时代联盟》外,其他主流媒体也对耐克塞姆公司的邪教特征进行了关注和报道。其中包括:2003年10月13日,美国著名媒体《福布斯》杂志网站登载署名Phyllis Berman的文章《布朗夫曼姐妹与邪教》(The Bronfmans And the Cult),对亿万富翁埃德加·布朗夫曼(Edgar Bronfman Sr)的两个女儿莎拉(Sara)和克莱尔(Clare)与耐克塞姆公司创始人基思·拉尼尔的关系提出批评(两姐妹系拉尼尔的助手)。文章并指出,作为曾是“高级经理成功项目”顾客之一的华纳唱片公司老总埃德加·布朗夫曼,也同拉尼尔分道扬镳,将这个培训项目称作“邪教”。同日,《福布斯》杂志网站还登载了署名Michael Freedman的另一篇文章《个人崇拜》(Cult of Personality),文章对拉尼尔的教义进行了深入分析,对拉尼尔身上存在的个人崇拜进行批判,并将“高级经理成功培训”项目与其他邪教如“地标教育”、“科学教”等进行类比。2010年9月9日,加拿大媒体macleans.ca发表署名Nicholas K?hler的文章《如何失去1亿美元》(How to lose $100 million),对耐克塞姆公司的运作方式和拉尼尔等人的运作手法进行揭露。2014年11月18日,美国主流媒体《国家》网站(thenation.com)登载署名William D.Cohan的文章《一个奇特、秘密、邪教一样的公司是如何花费巨资对记者们发起诉讼战的》(How a Strange, Secretive, Cult-like Company Is Waging Legal War Against Journalists),对耐克塞姆公司滥诉批判人士进行揭露。

\

  原文截图

  原文网址:

  http://www.niagarafallsreporter.com/cult-of-nxivm-part-6-raniere-and-the-bronfmans-try-to-buy-the-dalai-lama/

(责任编辑:南明)

相关热词搜索:达赖 桃色 美国

上一篇:反恐知识进校园
下一篇:当心“美容”成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