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平安创建 > 正文

南宁市妇联公布典型维权案例
2017-03-06 17:53:05   来源:平安广西网   责任编辑:罗方荣   

为妇女排忧解难的娘家人
 
南宁市妇联公布典型维权案例
 
平安广西网记者 廖梦若 通讯员 李永清
 
  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即将到来之际,3月6日,南宁市妇联公布一批2016年典型维权案例,现就其中3个典型案例进行报道。
 
  非婚生子女的抚养费纠纷
 
  熊女士和农先生在外打工认识,两人同居后于2010年生了一个女儿。因种种原因双方分手并没有结婚,熊女士便把非婚女儿带回老家让母亲帮忙照看,自己再外出打工。后熊女士与现任丈夫结婚,并生育了一个儿子。因家庭发生变故,生活非常困难,熊女士来到了武鸣县妇联要求前男友农先生支付非婚生女儿的抚养费。妇联工作人员联系了农先生,经过沟通交流后了解到,农先生之所以不愿意支付女儿的抚养费,是因为熊女士不让其看望女儿,也从未告知他女儿的近况。矛盾焦点出现在熊女士不协助履行探视权,农先生则不履行抚养义务。
 
  广西绿荫妇女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在该案的调解中,发现表面上这是未婚生女抚养费的问题,但追根溯源,熊女士的婚恋态度有值得深究的地方。首先,熊女士和农先生未婚生女,这个孩子自降生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出生后又由外婆抚养,孩子成长过程没有父母的陪伴,这会对她身心健康成长有极大影响,很难想象她成人后自己的婚姻生活是否会走她妈妈的老路。于是心理咨询师开导熊女士应从该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对儿女的陪伴是做父母的必修课程,农先生也应承担作为父亲的责任,这才能让孩子更健康地成长,而农先生方面不但应该定期给抚养费,还要多多陪伴女儿,弥补女儿对于父亲层面情感的缺失。
 
  在法律层面,妇联律师表示根据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年满十八周岁为止。律师告知熊女士作为女儿的法定监护人,有权代女儿要求其父亲熊先生支付相应的抚养费,熊先生作为女儿的生父,支付女儿的抚养费是法定义务。另外,《婚姻法》第38条就明确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视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义务。”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有同等权利。熊先生作为女儿的亲生父亲有探视女儿的权利,如果农女士拒绝让熊先生探视女儿,熊先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农女士配合。
 
  经过妇联的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农先生按期支付非婚生女儿的抚养费,熊女士不定期把女儿的近况和照片发给农先生。
 
  子女姓氏争议
 
  潘女士和农先生恋爱同居后,共育一子小农,双方并未登记结婚。后两人因种种原因,又各自与其他人结婚生子。小农由母亲潘女士抚养,但户口却登记在农先生的户籍下。因双方就小农的抚养问题并未达成一致:农先生不支付小农的抚养费,也不同意将小农的户口迁至潘女士的户籍下。由于这样一直拖着影响孩子的读书问题,潘女士到横县妇联求助。妇联工作人员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发现潘女士和农先生对小孩的抚养权及抚养费问题分歧不大,但是农先生要求在调解书上注明潘女士不能更改小孩的姓名才同意小孩由潘女士抚养并支付抚养费。因为多次调解无果,妇联建议潘女士走诉讼途径。潘女士一纸诉状将农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孩子小农由自己抚养,抚养费由自己和农先生共同承担。法官在调解过程中释法说理,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一般而言,子女出生后,其姓名是经过父母协商一致后确定的,因此孩子姓名的变更,也应由父母协商一致。公安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的有关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更子女姓名的,公安机关可以拒绝受理;对一方因向公安机关隐瞒离婚事实,而取得子女姓名变更的,若另一方要求恢复子女原姓名且离婚双方协商不成,公安机关应予恢复。因此,离婚后抚养子女的一方,亦不能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父或继母姓氏。最高人民法院1993年《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九条明确规定:“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母或继父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
 
  在主办法官进行一番释法后,农先生了解了自己享用的救济途径,免去其后顾之忧,致使案件顺利得以调解。经横县法院多次调解,最终农先生同意孩子小农由潘女士继续抚养,农先生每月支付小孩抚养费300元,但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潘女士不能更改小孩的姓名。
 
  更年期遭受家暴
 
  李女士现年50岁,疑心丈夫蓝先生有外遇,并在家庭财产分配上对其不公平,在其反复与丈夫沟通过程中,丈夫脾气暴躁,缺乏耐心,要么将自己锁入房中对其不予理睬,要么对其拳脚相向。于是,李女士在其丈夫蓝先生的陪同下,投诉至南宁市妇联寻求帮助。南宁市妇联工作人员听后,将蓝先生叫到一旁了解原委,然而蓝先生所述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李女士更年期至,整天对其无端怀疑,并不断对蓝先生进行语言上的攻击,让其男性尊严大受打击,精神上压力极大,以至于完全不想理会她,如果实在扛不住就动起手来,双方就会打架,其实其伤得比其妻子李女士还重。蓝先生边说着边把受伤的地方展示给工作人员。
 
  李女士退休后,儿女都已成年有各自的

相关热词搜索:南宁市 典型 案例

上一篇:投资30多亿元建地下综合管廊治理“马路拉链”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