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绵区推行“村务商议团”转作风践行群众路线

  今年春节,在福绵区沙田镇工作了8年的镇党委书记陈玲第一次完整地在家过完长假。由于特殊的镇情,与两县一区交界的沙田镇每逢节日都不太安宁,然而,今年该镇平安祥和,连值班的干部也轻松了许多。陈玲把平安沙田归结于该镇切实推行“村务商议团”制度,大力践行党的群众路线,让村务更阳光、群众更满意、干部作风更扎实。

  根植乡土的管理创新

  春寒料峭,记者在福绵村却感受到一种热烈氛围,该村“村务商议团”开春的第一个会议的主题是发展经济,“福绵村做强做大村级经济,一是要推动服装产业升级换代,打造名牌产品,抢占国内外市场;二是要加快土地流转,打造现代化的休闲农业。”“村务商议团”团长谢集超说。而其他成员则纷纷发言,提出意见建议。

  “这两项工作都是村“两委”在力推的,有了‘村务商议团’的支持如虎添翼。”村党委书记肖运飞说。这个让村干部赞不绝口的“村务商议团”有7名成员,成员是村民代表会议选出来的,其中有村经济能人、农经社代表、退休人员代表等。“村务商议团”根据村民代表会议授权,对重大村务进行议事、评事、定事,平时代表村民代表会议行使职权,“它使村务更民主、工作效率更高,在平安建设、发展经济、清洁乡村等工作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信心满满的肖运飞在两年前却经常有如此感觉:“村干部也想为群众办实事好事,然而不是没人支持,就是做了也得不到理解。”比如该村小江垌组有连片土地1000亩,过去由300多户农户分散经营,土地流转兴起后,如何让村民放心出租,如何做好出租户的思想工作,成了村干部的难题。

  “村务商议团”成立后解决了该难题。团长谢集超带领成员进村入户征求群众意见,并把意见反馈给村“两委”,积极为村民解惑释疑,打消村民的顾虑。同时,对如何选择小江垌的承租人,种植什么产品,以什么价位承租等问题,向村委提出合理化建议,推进了全村的土地流转。

  深度解读:

  为何有了“村务商议团”后,干群心齐了,劲往一处使,呈现政通人和的喜人景象呢?

  福绵区委书记莫汉成说:“这是因为‘村务商议团’把为民和惠民结合起来,是福绵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生动诠释。”

  近年来,国家支农惠农政策力度不断加大,大量涉农资金流向基层农村,但由于外出务工经商的村民逐渐增多,村民及村民代表难以集中,村民代表会议难以发挥监督作用。

  为破解该难题,从2012年6月起,福绵区先行试点推行“村务商议团”民主管理模式,村里的大事小事全部纳入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范畴,得到群众大力支持,并在2013年全面推开。截至目前,福绵区116个村都成立了“村务商议团”,选出成员860多名,去年共参与商议村级事务1800多项,提出合理化建议和意见1500多条,真正实现了村务从过去“为民作主”到“由民作主”的转变。

  村务商议团被《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誉为基层民主管理的“乡土创新”,并荣获全国十大“优秀地方新政”,是广西唯一入选的新政。2014年作为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重要载体在玉林全市推广。

  群众当裁判员把好关

  在福绵管理区沙田镇六龙村村口,记者看到该村新建的村部综合楼已装修完毕,许多村民在整装一新的村图书馆、文体室休闲娱乐。

  “你看,钢筋、水泥用的都是最好的料。”“村务商议团”成员钟章坤喜滋滋地带着记者参观:“大楼从选点、预算、进料核价到支付每笔款项,商议团都全程参与监管,工程质量绝对没得说,而建设经费只用了80万元。”

  原来,为满足村民文化娱乐需求,六龙村“两委”提出在村中心地段新建一幢两层半的综合楼,作为村“两委”办公、村集体活动用房,初步预算投入100多万元。可方案提交六龙村“村务商议团”讨论时,老党员钟章坤等人提出不同意见。就这一事项,商议团前后开了5次议事会,细抠慢算,反复核算,最终确定招标底价及质量要求。

  这种由群众作“裁判”的方式推动了村务的公开透明。“每年一到确定低保户名额,我们就头疼。‘僧多粥少’,没分上的村民就说村干部‘偏心’。”十丈村村委会主任梁发昌说。而有了商议团后。7名成员挨家挨户宣传低保政策,又把确定低保的过程告诉乡亲,再反复商议比对名单,乡亲们对此没了意见,心平气和。村民说:“这是因为以前,村里的事‘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现在,有了‘村务商议团’,‘公道不公道,大家都知道’!”

  深度解读:

  “村务商议团”代表是如何代表实施村民议事、评事、定事、办事的作用?如何把村干部的权力关进笼子中呢?

  福绵区区长赵志刚说,“村务商议团”整体制度的设计就是要将评判的标准和标尺交给群众,一是确定议事范围,二是划定议事方式,三是制定了议事规则,从制度上保障了让群众说话,让群众说得上话,让群众说话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