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状告父亲索要抚养费

女儿状告父亲索要抚养费

南宁市江南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支付抚养费66.5万元

平安广西网南宁讯(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蓝灿 通讯员 梁梦妮 玉明凯)夫妻离婚后仍有经济纠纷,父亲将偿债款作为抚养费支付后被孩子起诉。近日,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未成年人抚养费纠纷案进行审判,一审判决被告父亲支付原告女儿抚养费累计66.5万元。

这场纠纷最初发生在2009年,詹某、吴某协议离婚时约定一岁的女儿小亚跟随母亲吴某在北京生活,父亲詹某每月承担5000元抚养费直至小亚独立生活。离婚后不久,詹某向吴某一次性支付50万元,又于2011年7月至9月分多笔向吴某支付2.5万元,此外未支付其他费用。

2020年12月,小亚以未按约支付抚养费用为由起诉詹某,诉请法院判决詹某支付2010年1月至2020年7月的抚养费用57万元。江南区法院受理后对案件进行审理,詹某称已支付抚养费用52.5万元,仅2018年后的费用暂未支付。吴某举证双方离婚后仍有经济纠纷,意图说明詹某仅支付抚养费2.5万元,其余50万元属偿债款而非抚养费。

江南区法院审理认为,詹某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50万元确系抚养费,为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不宜认定50万元为詹某一次性支付小亚的抚养费。而詹某支付吴某的款项中,仅有2.5万元与双方约定的抚养费承担数额相符,可以认定为抚养费用。

对于詹某辩称的自收到起诉书之日起三年前的抚养费用请求诉讼已超过时效,法院根据民法典关于未成年人作为原告请求支付抚养费不适用时效的规定不予采纳。

扣减已支付的2.5万元后,江南区法院判决詹某支付小亚2010年1月至2021年6月的抚养费66.5万元,且自2021年7月起继续按原协议约定每月支付小亚抚养费5000元,直至她独立生活为止。吴某作为未成年人小亚的民事法律行为法定代理人,因此前认为自己有能力抚养小亚而未及时向詹某主张权利,亦被法院善意批评。

法官说法:

婚姻关系可以解除,抚养义务不能解除。詹某不及时支付抚养费是作为父亲失职的表现,而吴某作为母亲且是行使监护原告职责的法定代理人,在未成年子女不懂如何保护自身权益时,多年后才主张起诉亦是有过错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避风港,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是父母法定义务也是法定职责。



上一篇:记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黄友双审判团队

下一篇:没有了